奔驰们笑早了?当年山寨Smart的双环汽车还要“还魂”!

时间:2021-12-04         浏览次数

  2月的最后一天,工业部装备工业司发布了《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第281批)》目录,共有13家企业被工信部直接取消了乘用车生产资质,其中尤以“山寨”成名的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最受关注。

  相信大家已经看了不少“痛打落水狗”的文章了,下边就来讲讲胖兔哥了解的双环汽车吧。

  1988年4月,一个名叫赵志刚的在河北石家庄开设了一家汽车修配厂(当时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7420工厂),正式开启了双环汽车的历史。

  由于有着军工背景,这家小厂从仿制、维修“北京吉普212”顺利起家(尽管质量不过关),后来与包括邢台的长征汽车在内(推出过并不成功的长征牌出租车)的多家河北车企合作开发过不少车型,但大多都没能实现量产。

  进入21世纪,为了改变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双环汽车,热衷于越野车的赵志刚很有前瞻性地推出了名为“来福”、“来旺”的越野车及多功能商用车。

  而2003年底推出、2004年以9-12万元上市的来宝SRV,则让这家自主品牌“一炮走红”,其原因正是它“长”得太像本田第二代CR-V了(其实是在丰田海拉克斯的平台上开发出来的)。

  当时正值本田CR-V与丰田RAV4刚刚开拓SUV市场之时,大多数人还在对它们25万元以上的售价望而却步,“横空出世”来宝正好抓住了消费者的“痛点”,仅2004年便卖出1.2万辆,很多车主提车后第一件事儿就是直奔汽配城换本田的“H”标(其早期车标就是两个圈)。

  而“躺枪”的本田早在2012年就获得了CR-V的外观设计专利,于是赶紧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2003年10月起诉,2014上诉,2015年10月被驳回),谁曾想,本田最终败诉,不仅没能拿到1亿元的赔偿金,还要负担两次审理费用263.82万元。

  让我们继续回到2004年,当时的上市公司中国科技集团出资7260万港币(约6000万人民币)买进双环25%的股份,在原有基础上成立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然而,董事长赵志刚没有用这笔钱来提升产能,而是拿来收购了位于邢台的红星汽车制造厂,并明确表示要“控制产能、不留库存”。

  2005年年中,双环推出了定位于白领家庭用车及毕业大学生创业用车的双环SCEO,定价12.38-15.98万元,这一次,“中枪”的是宝马X5的尾部造型。由于SUV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双环SCEO的月销量一直未能突破五六百台的水平,从2026年3月开始,双环开始将SCEO广泛出口至东欧、独联体、海湾及非洲国家。

  2007年,双环再接再厉,又发布了“震惊世界”的双环红星小贵族,其整体造型、细节设计都堪称奔驰Smart的“同胞兄弟”(其实小贵族比Smart要大,而且还有第二排哦),被誉为“中国Smart”,售价仅为3.69-4.99万元(后期更便宜)。不过,小贵族这一票并没有玩“大”,其月销量也只有数百台。

  2007年,尽管事前遭到警告,双环还是将SCEO带上了法兰克福车展的展台,这一“明目张胆”的做法引来了宝马集团的起诉。慕尼黑地方法院次年6月判决双环侵权,要求双环德国经销商停止该车销售并进行赔偿,这也是自主品牌在“模仿之路”上的首次败诉(不登门“踢馆”或许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

  另一方面,迫于奔驰的诉讼威胁,双环小贵族则缺席了这次车展。就连德国总统默克尔都在访华演讲中提及此事,还说:“如果这属于非法抄袭,那么将是一件非常不好与令人遗憾的事。”

  这些官司并没能吓住双环(更不用说其它自主品牌了),它还在2008年北京车展上推出了改款SCEO,这款车曾远销俄罗斯、乌克兰、阿联酋、智利等70多个国家。出口海外一度成为双环最重要的销量组成部分。

  2008年12月,将新能源汽车视为“救命稻草”的双环推出了小贵族电动车(低速电动车),2011年又与美国heego公司合作推出了2011款高速电动小贵族(极速超过120公里/小时),并在美国进行销售。

  虽然双环赶上了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一波“小高潮”——国家科技部、发改委等部门在2009年元月启动了“十城千辆”新能源汽车推广工作,但很快被证明是一次并不成功的“运动”。但双环既没有追求“强强联合”(就像新大洋为了让知豆有“准生证”不惜两次“嫁人”)、也没能放下身段去进行“农村保卫城市”(河北当地就有很成功的低速电动车企业)。结果就是它没能熬到新能源汽车再度“崛起”。

  从2013年开始,中汽协、乘联会的销量数据中已经难觅双环旗下车型的踪影。有说法是近几年双环只做出口,国内销售已经基本停滞。其实,各大论坛上,至今还有不少求购二手小贵族的帖子,足见这辆小车仍受“粉丝”欢迎。也许,它只是生不逢时吧?

  2014年,德国媒体Autoblid的记者在通过10万公里“狂虐”了一辆双环SCEO之后,对这辆“山寨X5”进行了斧劈火烧。

  不少文章说双环“开创了中国山寨(车)历史”,这显然不是事实。试问中国汽车品牌“人谁无仿”?80年代初直接复刻外国车型就不提了,时至今日,某泰、某风等等品牌还不是把“借鉴、模仿”玩得风生水起?双环真正受到诟病的,则是它从来没能(或许也没想过?)走出“整合资源为我所用”的草创阶段,最终在“痛打僵尸车企”的浪潮中被淘汰了出去。

  早在2012年7月,工信部就曾下发关于建立汽车行业退出机制的通知,2013年又发布了《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1批)》,共涉及48家车企,特别公示期从2013年11月1日起,至2015年10月31日止。

  而在这长达两年的特别公示期里,双环汽车有没有进行“自救”?咱们不得而知,只知道结果……

  实际上,长期身居幕后的赵志刚长期坚持不向银行贷款,公司负债也极少(甚至不大规模招聘)。恐怕正是领路人自己的固执和保守,注定了这个品牌最终的命运。

  双环汽车公司官网的最后一次更新还是2013年12月(双环汽车“官微”也于2013年8月停更,不过“双环汽车俱乐部”这个号坚持到了2015年5月),而ICP备案号也已失效,售后服务热线电话同样无法拨接通。

  胖兔哥注意到,双环汽车的最后一条官方消息是“(2013年)4月28日,双环汽车与德国SUPERTEC GLOBAL公司正式签约”(5月4日发布),这也是双环公司董事长赵志刚最近的一次出镜,而这一合作也没了下文。

  需要指出的是,双环汽车公司的确被撤销了乘用车生产资质,但这并不意味着“双环汽车”的消失。

  去年7月19日,动力锂电池领域主流生产商——多氟多与龙冈投资、河北红星汽车公司、邢台县政府正式签订了《股权转让及增资合同书》:多氟多出资5000万元受让龙冈投资持有的红星汽车62.09%的股权出资,同时,多氟多以货币出资11000万元,龙冈投资以债权出资4064万元对红星汽车增资。增资后多氟多持有红星汽车约69%股东权益,龙冈投资为31%。

  有媒体披露,多氟多旗下的第一辆红星汽车已于去年11月3日下线;而多氟多则表示,公司未披露过新能源汽车下线辆生产任务。

  根据河北媒体今年1月的报道,河北红星汽车的勤务兵面包车和工程兵物流车两款电动汽车投入批量生产,2016年预计实现产销两万台。

  相信大家都知道“名扬四海”的“中国版Smart”——双环红星小贵族,而这款小车正是由位于邢台的红星汽车生产的。曾经“阔过”的红星汽车在上世纪90年代便已沉寂,在2004年进行资产重组后,被双环汽车全资收购,并凭借双环红星小贵族系列一炮走红。不过好景不长,小贵族推出2012款就宣布停产了。

  为了拯救家门口的企业,邢台县积极张罗对“半死不活”的红星汽车进行主权回购,两年时间同全国50多家企业进行了150多次谈判,终于找到了多氟多这个“新婆家”。随红星汽车而去的“嫁妆”,就包括了小贵族等的车身磨具(HX6300)。多氟多面向私人市场推出的卡萨电动车,也正是基于小贵族打造。

  这大概正是双环汽车官网上,至今还在发布“2016商务年度火热招商”信息的原因吧?

  曾几何时,双环汽车的负责人曾语出惊人:“五年之后可能没有一汽,但肯定还有双环。”往事如烟,今天双环们却默默倒下了。大家恐怕都会思考,小型民营汽车公司究竟该如何活下去、并且活得好?

  (一)撤销下列企业乘用车生产资质,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停止生产乘用车产品。

  (二)撤销下列企业多用途货车(皮卡车)生产资质,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停止生产多用途货车(皮卡车)产品。

  1.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原北京凯特专用汽车有限公司)(原《目录》序号:(一)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