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金庸招待过的王光英走了他们谈过哪些“生意经”?

时间:2021-12-05         浏览次数

  1986年秋,64岁的金庸在香港中环宴请来自大陆的王光英夫妇。此前,王光英受命到香港成立了第一家以中资为背景的光大公司。

  “您来香港,想做什么规模的生意?”金庸问。王光英如实告知正在与新加坡合资的石油开发项目,十几个码头同时开工中。兴之所至,两人随后谈到大陆公司在香港的运作、文革期间的境遇、彼此的家庭等线年后,金庸与世长辞的消息刷屏了朋友圈。而据同一天央视《新闻联播》报道,王光英亦于29日离世,享年100岁。

  作为著名的“红色资本家”和社会活动家,王光英曾经频繁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但与金庸相比,他那同具传奇色彩的人生却知之者不多。沿着两名逝者32年前的那次会面,《廉政瞭望》带你一起去追寻王光英的人生轨迹。

  1986年,正值文革结束十周年。文革期间,金庸每天在《明报》发表评论文章;而那时候,王光英正身陷狱中。

  王光英兄弟姐妹共11人,其中有7人是员,半数以上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投身了革命。其父王治昌辛亥革命前留学日本,是早稻田大学商科毕业生。1919年巴黎和会期间,王治昌正在伦敦,得知妻子生下一个男孩时,正值伦敦大本钟钟声传来,他触景生情,给儿子取名光英。

  彼时,国内爆发了五四运动,中国的工人、知识分子高举反帝爱国旗帜,要求民主与科学。这预兆着王光英一生将在革命年代和不断探索中度过。

  在秦城牢房,陪伴王光英唯一有生命的是墙角的一只蜘蛛。“世界上大概没有多少昆虫学家观察过母蜘蛛孵化小蜘蛛的‘产程’吧,我却知道这‘产程’是 14 天。”这是媒体反复报道的一个细节。面对磨难,他有一句口头禅:“上战场不发抖,下战场再吹牛。”他始终保持乐观,并在狱中读了6遍《选集》。

  那次会见,除了狱中经历,王光英跟金庸谈论最多的是经商问题。“我们公司本来计划香港人和大陆人的比例是8:1,后来出了鸡孵鸭子的事,我们培养的人变质了,学会搞关系学走后门。中央问我:‘怎么老出事啊?’我说这儿太肥了。”

  王光英商人的身份由来已久。他早年大学毕业时,便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到天津企业中谋生,后来独自创业,成了王氏众兄妹中唯一的资本家。

  抗战期间,他想投奔延安,并找到时任中共北平秘密组织负责人崔月犁,却遭到了婉拒。崔月犁说:“不要把做生意与抗日截然分开。在天津干你的本行,与做生意,不是也能为革命做贡献吗?”这次谈话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王光英日后的人生道路。

  1949年,中央机关进入北平,前往拜见岳父岳母。这是王光英第一次见到,他表示想加入,的回答是:“工人把资本家叫做‘大肚皮’,你能不能穿着‘大肚皮’的衣裳,把屁股坐到工人阶级这一边来呢?如果能够,那么你对新中国的建设,将比参加更有作为。”三十多年后,他再次提出入党请求,的回答与如出一辙,希望他“起一个员所不能起的作用”。

  于是,王光英终身未能入党,而是成为“屁股坐在工人阶级这一边”的“红色资本家”。

  1957年,时任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伏罗希洛夫访问中国,飞机在天津机场中转期间,王光英作为工商界代表人士之一作陪。席间王光英敬酒,伏罗希洛夫举杯一饮而尽,并对他说:“中国经过长时间的革命,现在找出一个和平改造资本家的经验,这是有世界意义的。”说完,伏罗希洛夫拥抱了王光英。一旁的周恩来打趣道:“您拥抱的是一位红色资本家,在中国没有红色资产阶级,但有红色资本家。”

  自此,王光英就有了“红色资本家”的称号。他凭此特殊身份从事商业和民间外交活动,为中国走向国际舞台做出了积极贡献。

  ”1981年,他作为全国工商联代表团成员先后到澳门、香港考察,回来给中央写了一份报告——《港澳见闻和八点建议》。他建议利用世界经济回升的机会,到香港开办一家带有民间色彩的公司,专以引进西方的技术和资金,开发内地实业,建设大型工程。

  中央接受了他的建议,并决定由他出面负责。1983年公司正式成立,定名“光大”,于是有了后来与金庸相会的一幕。

  与金庸的那次会面,王光英提到:“过去我们闭关自守,妄自尊大,开放以后接触了新事物,使我们的建设快了一点。”

  外传王光英在香港光大公司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只水晶球,王光英靠水晶球占卜决策。1988年,有名记者去采访王光英,想看看他办公桌上究竟有没有水晶球。

  “有啊!而且不止一个。不但办公室有,家里也有。”王光英直言不讳,“不过我是拿它来做生意,不是用来搞占星术的。”

  做生意与水晶球又有何关呢?王光英让记者看窗外:“窗外是维多利亚湾,大英帝国的海军基地。许多外国朋友进了这间办公室,倚窗眺望美丽的海景,常常留恋不已。有名律师对我说,香港信风水,如果将海水的反光收进室内,到我的办公室等于抬头见财,生意人就会乐意跟你谈生意。”水晶球带着棱角,四面反光,办公室仿佛处在碧波荡漾中。

  后来,光大集团越做越好,王光英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王光英发挥“人民外交”特色,先后邀请了基辛格、尼克松、洛克菲勒等世界级重量人物做客光大。尼克松到香港时,王光英请吃饭。侍者送上第一道菜后,尼克松放下刀叉:“想请我吃这顿饭,得先答应我一个要求,你到美国的第一次赴宴得由我来请。”言下之意,他要做美国接待王光英的第一个东道主。

  王光英精心运筹,根据国务院的指示,认真筛选投资项目。他曾向媒体表示:“我这个人对于投资,就像在林子捕鸟,是捉住老鸦腿才放枪的。”一香港富豪曾慕名开出 100万港币的月俸请他当顾问,被他当场拒绝了。那时,他在光大的工资不过数千港元。

  1990年,王光英从中国光大集团高层卸任。1993年起,他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从此由一个“红色资本家”转变成著名的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