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上海阿姨”能多赚5-10元小时

时间:2021-12-05         浏览次数

  “侬饭吃过伐,吃好了我要汏碗了”、“啥事体伐好讲,小人要听话”……一身“上海阿姨”打扮,讲一口流利的上海话,无论从外表还是言谈中,谁都会认定她是个标准的“上海阿姨”。却不知,这是个来上海不久,出道做保姆才三五年的地地道道的苏北保姆。

  今年春节“保姆荒”迫近,“上海阿姨”由于居住上海渐渐走俏起来,而高出外地阿姨一筹的薪酬,又让那些熟知上海雇主心理的苏北、宁波、山东阿姨感到商机。相像的长相、话语和腔调更让她们喜出望外,于是,假扮成“上海阿姨”成了她们多赚钱的窍门。一些“老苏北”、“老山东”已经成功假扮“上海阿姨”,并敲开了上海雇主家的大门。

  每年过了元旦,保姆开始逐渐返乡,“保姆荒”会不断凸显。今年春节来得早,于是,年末岁初就已经有保姆打起背包回老家。人人、爱君、家利来、福贝、洁轮等沪上多家知名家政公司提供的信息显示,截至4日,约有近二成保姆已经返乡。

  “今年春节来得早,一些保姆怕走晚了买不到票而提前返乡。”接受采访的家政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正是因为外地保姆返乡早,居住在上海的“上海阿姨”更加紧俏起来。上个月,很多雇主从晨报上得知仍有不少上海人在做保姆,为此,她们中的很多人打电话到家政公司,把“上海阿姨”作为预约保姆首选。

  洁轮家政的工作人员反映,“‘上海阿姨’年龄大都集中在45-60岁,住所固定、人稳重、成熟,很多雇主尤其是上海雇主感到‘上海阿姨’安全感强、变化少,使用起来更放心。”

  考虑到外地保姆流动性大、随意性强,在使用保姆3年换手5人之后,钱女士决定使用“上海阿姨”。去年12月中旬,钱女士踏进了位于长宁区中山公园附近的某家政公司大门。

  “当时推荐‘上海阿姨’的那家家政公司通过电话立马把刘阿姨叫了过来。”钱女士回忆。经过与刘阿姨短暂的对话和交流后,钱女士了解到刘阿姨年龄四十上下,人看上去也很老实,讲一口流利上海话,无论外表、扮相都像是个上海人,也较符合自己的心愿。于是双方敲定,刘阿姨在新年1月1日起上门干活。

  始料未及的事情在刘阿姨工作后的第三天发生了。钱女士说,当时刘阿姨正在打扫卫生,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刘阿姨放下手中的活接起电话。”让钱女士颇感意外的是,在接电话过程中,刘阿姨讲一口标准的苏北话,而且电话那头的声音也是一口地道苏北话。刘阿姨挂断电话后,钱女士以责备的口吻询问刘阿姨的真实籍贯,此时,刘阿姨才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苏北盐城人。

  外地保姆假扮成“上海阿姨”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刘阿姨假扮身份暴露后,记者根据线索追踪采访了位于中山公园附近的这家家政公司。

  元旦刚过,记者以雇主身份要求该家政公司帮忙找“上海阿姨”,受到工作人员很热情地接待。当得知记者要找“上海阿姨”后,那位工作人员拨通了一位所谓“上海阿姨”的电话,向对方介绍了记者家庭的情况和要求,商量见面时间之后,该工作人员挂断了电话,表示见面的时间约在第二天下午。

  第二天下午记者准时上门,那位家政公司推荐的“上海阿姨”也如约而至。那位“上海阿姨”与先前介绍的情况大体吻合,从外表看,该保姆沉着淡定,上海话流利。大约二十多分钟,在谈妥小时薪酬35元/小时以及工作的内容后,记者提出看看身份证,并表示会对其身份进行进一步验证。此时,这名“上海阿姨”开始慌张起来,支支吾吾改口说,春节前自己要去新加坡旅游,春节期间上门干活的可能性不大,如果要上门干活也要等到春节之后……

  经过进一步调查了解,并经业内人士推荐,记者联系了该家政公司一位业务主管。该业务主管私下透露,公司内确有外地保姆假扮“上海阿姨”情况,且确有一定数量,假扮人员主要集中在华东地区。“华东地区离上海近,华东人外表、口音、腔调都很接近上海人,很多正宗‘老上海’祖籍就在江苏、浙江、江西、安徽等华东地区,部分华东地区保姆人聪明、适应能力强,进入上海打工3-5年后,其各种表现与上海人并无二致,假扮成‘上海阿姨’主要是这部分人,而很多雇主忽视身份验证,或验证不严格,给没上海户籍身份证明或持假上海户籍身份证者以可乘之机。”

  据了解,“上海阿姨”因为上海有固定住处,且大多数“上海阿姨”结婚并有孩子,因此她们大都愿做钟点工而不愿意做住家保姆。那些假扮“上海阿姨”的外地保姆情况与正宗“上海阿姨”情况大致相像:大都在上海租借固定住所,并把丈夫、孩子接来同住,做的也都是钟点工。

  外地保姆之所以要假扮“上海阿姨”,是因为同样做钟点工,“上海阿姨”要比外地保姆高出5-10元/小时,按照行情,目前外地钟点工的薪酬为20-30元/小时,“上海阿姨”则为30-40元/小时。

  在浩浩荡荡钟点工队伍中,“上海阿姨”占总量的不到5%,在“保姆荒”来临,钟点工人数不断减少的情况下,很多雇主尤其是上海雇主从安全、流动性小、稳定等考虑,会点名要求“上海阿姨”,而且“上海阿姨”的身价在“保姆荒”期间还可能会进一步水涨船高,这就加剧了假扮情况的发生,原先的偶然事件变成了更多人向往的情形。